新嫁娘詞原文|翻譯|賞析之 王建古詩
2012-10-13 19:03:44   來源:王建

三日入廚下,洗手作羹湯。
未諳姑食性,先遣小姑嘗。

賞析
  中唐人以白描敘日常生活,往往曲盡人情。 朱慶餘 《閨意上張水部》寫洞房花燭夜后的新嫁娘,令人過目不忘; 王建 《新嫁娘詞》內容如朱 之續,藝術上亦不相讓。古時常言新媳婦難當,在於夫婿之上還有公婆。夫婿稱心還不行,還得婆婆順眼,第一印象非常重要。古代女子過門第三天(俗稱「過三朝」),照例要下廚做菜,這習俗到清代還保持著,《儒林外史》二十七回:「南京的風俗,但凡新媳婦進門,三天就要到廚下去收拾一樣菜,發個利市」。畫眉入時固然重要,拿味合口則更為緊要。所以新媳婦總會有幾分忐忑不安的。
  「三日入廚下」直賦其事,同時也交待出新婚的特定程序。「洗手」本是操作中無關緊要的環節,寫出來就有表現新婦慎重小心的功效——看來她是頗為內行,卻分明有幾分躊躇。原因很簡單:「未諳姑(婆婆)食性」。考慮到姑食性的問題,頗見出新婦的精細。同樣一道羹湯,興許有說咸,有說淡。這裡不僅有個客觀好壞標準,還有個主觀好惡標準。「知己不知彼」,是不能穩操勝券的。她需要參謀,還要考慮誰來參謀。夫婿么,十個男兒九粗心,他在回答母親食性問題上,也許遠不如對「畫眉深淺」的問題來得那麼叫人放心。而女兒才是最體貼娘親的,女兒的習慣往往來自母親的習慣,食性亦然。所以新嫁娘找准「小姑」。味」這東西,說不清而辨得出,不消問而只須請「嘗」。小姑小到什麼程度不得而知,總未成年,還很稚氣。她也許心想嘗湯而末敢僭先的,所以新嫂子要「遣」而嘗之。姑嫂之間,嫂是尊長。對夫婿要低聲問,對小姑則可「遣」矣。情事各別,均應服從於規定情景。這兩句切合人物的身份和特定的生活情境,寫得細膩傳神。
  詩人寫到「嘗」字為止,以下的事情,就要由讀者去補充了。這樣反覺餘味無窮,體裁的限制轉化為表達的優長。由於詩人善於描寫特定情境下的特定心理,寥寥幾筆便勾出了一個栩栩如生的慧黠的新嫁娘的形象,生活氣息非常濃厚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 相思原文|翻譯|賞析之 王維古詩
下一篇: 登鸛雀樓原文|翻譯|賞析之 王之渙古詩

分享到: 收藏